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碧血倾心》碧血倾心 小说 帝王攻 碧血倾心18禁

更新时间:2021-02-09 16:01:21

《碧血倾心》碧血倾心 小说 帝王攻 碧血倾心18禁 连载中

《碧血倾心》

来源:作者:豪文小生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田文镜,草民

经典小说《碧血倾心》由豪文小生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田文镜,草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的妈呀”,马财主看到御赐金牌上面的“免死金牌...展开

《碧血倾心》免费试读

“我的妈呀”,马财主看到御赐金牌上面的“免死金牌,御赐文镜”八个字,早就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跪倒在地,一句话也不敢再说,在一旁静静听候发落。

这个时候,青子看到上万人全部跪倒在地,这阵容,简直吓坏了,几乎是完全呆住了,又听得师兄说自己是什么“田文镜,田大人”,更是惊呆了。

甚么田文镜,田大人,不过是我家润知师兄罢了。

本来也没打算跪下的,但是看到上万人都跪下了,一抬头看到润知给他抛了一个眼神。

青子还算是比较机智,立即领会到了润知的意思,也跟随着众人跪倒下去。

不知是什么花的香味,淡淡雅雅,朦朦胧胧,轻轻飘飘地就进入人们的鼻孔,人们都感觉到一种沁人心脾的味道。

上万人跪倒在寺庙的广场上,所有的人连大气也不敢出,毕竟这样小地方的人,一句“见金牌如见雍正皇帝本人”,已经让他们内心彻底惊呆了。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如此一个小地方,竟然连当今世间权力最大的皇帝也搅和进来了。

在他们看来,这个金牌的威力是他们毕生都难以企及的,所以他们内心感到无比的震撼与吃惊,当然更加好奇这个坊间以清廉正直且爱为百姓打抱不平的大官会怎么处理这个事情,但肯定结果是公平的就是了。

“大家请起,本官一定会秉公处理这件事的”,听到英明神武的“田文镜”大人叫大家起来,大人的话怎能不听,于是一些胆大一些的开始起来,其他人更随着也都起来了。

人们惊吓得都不做声,也不敢擅自离开自己所在的位置,站起来保持不动地看着润知,想看看这位传说中的正义而明智的官员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大娘,请起来,本官自会主持公道的,麻烦您现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给我道来,如若有冤屈,本官自会为你主持公道”润知和四十多岁的衣衫褴褛的农妇说道。

“是这····这样的,草民张氏,在大明寺山脚下定居,因大明寺将土地转包给这个马地主,马地主再每亩较往常多九厘的耕地租金转租给我,原以为去年那场大丰收,收获的稻谷可以足够给付租金了。但这个马地主看到水稻丰收,硬是临时将稻谷租金提高到之前的三倍有余,如此即便草民将所有稻谷相加,也不够其租金,正巧草民儿媳不知从何处得到这件服饰,大家都说这件服饰很贵重,原以为用这件服饰就可以足够付今年的租金。草民曾和马府下人打探过,可以用这件服饰来代付租金的,今日在此交付,不曾想马老爷竟然说这件衣服是他家儿子的衣物!天下竟然有如此之人!请大人为草民做主啊”

张氏一边说着,一边涕泪横流,双眼几近红肿,几丝血色明显出现在眼眶当中。

“马氏,你也把情况和本官细细阐述一遍,如有冤屈,本官自会秉公处理”,润知对马氏地主说道。

“大人,我是大明寺附近大户马氏,这样芝麻小事怎能麻烦大人亲力亲为,这个小···事···小事,这件衣服就当是送给她了,租金···不···不要了”,这个马财主看到众人都起来了,于是也站起身来,但内心还是惊恐未定。

“原本这个农妇不知从何处偷到了我家儿子的衣物,此衣物乃是我送给儿子20岁生日的礼物之一,上面用黄金之线条,印有‘生日无日,财富永昌’”八个字,马氏说着指了指衣物,润知看了看,果然有着用黄金色泽的特殊丝线绣成的这八个字。

“事情还是要弄清楚的嘛,你要不要捎后再议不迟”,田文镜大人那肯定很有权威的,且丝毫不容任何置疑。

“谨遵大人号令!”

张氏和马氏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张氏,你儿子儿媳现在何处?”润知温和的问张氏。

“因儿子被征兵,现在遥远的西北边境服兵役,好几年都没回来了,如今生死未卜,儿媳在家专司纺织,今日抱病陪我前来缴租金,不远处那个穿着黑色麻布衣服的女子便是”,张氏边说着,边指了指不远处一个也在流泪的年轻女子,一边揩鼻涕,悲痛至极,周围的人多有感触。

“张氏媳妇,你且过来,说说这件衣服从何处得来?”,润知亲切地问张氏媳妇。

张氏媳妇慢慢走近,虽然张氏媳妇穿着的是黑色麻布衣服,但显然观其容颜,分外好看,就像是在一堆杂草中长了一朵鲜花。

“回禀大人,我是张氏媳妇秦氏,因家里所收获稻谷不够交租金,马氏家近期对我家肆意凌辱,一日马家少爷强行闯进我家,对我施暴,我拼命反抗,夜间其乘我睡眠之际,从围墙翻入,对我强行施暴。虽然我大声喊叫,但左右邻居因惧马氏势力,故不愿相助,终究为其玷污,其临走之时,因疏忽大意留下这件衣物,原以为是其想帮助我家付租金以补偿其天谴之举,不曾想马氏老爷竟然如此这般”秦氏如此说道,不知不觉间已然痛哭流涕。

“你且安心,本官自会为你主持公道!”润知对秦氏如此说道。

“如若如此,那就太好了,民妇谢过大人!”秦氏揩了揩泪水,声音嘶哑地说道。

“马氏,你的儿子可在此处”润知厉声向马财主问道。

“回禀大人,我儿进来因疑难杂症,且在家中修养,此妇人之言,大人千万不可听信啊”,马氏财主说道。

“本官令你立即遣人让你儿子到此处,且让人让本县县令立即到此,就说田文镜,田大人持金牌在此候之”,润知对马氏发出正式号令。

因润知语音之严厉,几乎没有反驳的余地,所以马氏财主不得不遣家丁照做。

风撕马蹄,不一会儿,远处两队人马迎面而来,第一队来得是以人高马大但充满颓废之气的一青年领头,显然是财主家的少爷。第二队在第一队后面不远,当地县令带着所有的手下飞奔而来。

诺大的大明寺广场上,人们死死地盯着润知的一举一动,几乎是目不转睛,生怕错过了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巡抚大员现场处理案件的场景。当看到润知调动有度,语言清楚得理,更加相信有朝廷大员田文镜田大人在此,定当会秉公执法、守护正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