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十六国公主》十六公主柳若语h LOLI控 十六国公主GV

更新时间:2021-02-07 08:01:14

《十六国公主》十六公主柳若语h LOLI控 十六国公主GV 连载中

《十六国公主》

来源:作者:璎影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夏儿,扎扎

独家完整版小说《十六国公主》是璎影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儿,扎扎,书中主要讲述了: 灵芝公主和桃花平安的出宫后,Chun、夏、秋、冬四姐...展开

《十六国公主》免费试读

灵芝公主和桃花平安的出宫后,Chun、夏、秋、冬四姐妹再也呆不住了,一起商议如何逃出去。

按照公主的建议她们决定分两拨出去。

第一拨是夏儿和冬儿,两个人性格都比较沉稳,不喜欢打打杀杀,更不愿以身犯险,如今是迫于无奈不得不冒险去逃亡,因为她们心里清楚公主逃走后她们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逃出去或许还能有条生路,不逃那就只能等死。

谁的命都不是咸盐换来的,但凡能有一线生机也不会甘愿坐以待毙!

她们含泪告别泰安宫的众姐妹,依依惜别,说不尽揪心扯肺般的凄楚悲凉,道不完难以割舍的姐妹情怀。

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生在世,生离死别在所难免。

她们穿好了自己的衣裙,带上了仅有的银两离开泰安宫,穿过月亮门沿着通往宫门口的长廊走去。远远的就看见那两名站岗的士兵正在注视着她们,大概是已经猜到她们要出去,正琢磨着如何的应对她们。

夏儿笑吟吟的走上前躬身福了下:“两位大哥辛苦,我们是康安宫的,想出去买一点脂粉丝线绣花针什么的,行个方便让我们出去吧,用不了一个时辰就回来!”

说着就把两份五钱银子的通融费分别塞到了二人手上,那细腻柔软玉脂般的小手触摸在他们手上已经让他们有点头脑发晕,何况还有一笔小小的意外之财呢,两个士兵相互交流了一下眼色,其中一个道:“你们快去吧,不过一定要在半个时辰内赶回来,如果等我们换完岗再回来,你们可就有麻烦了。”

夏儿给了他们一个甜甜的微笑:“两位大哥放心,我们买好东西马上就回来!你们有没有什么要买的,我们顺便给你们捎回来!”

“没有,没有,你们赶快走吧,别耽搁了!”一位站岗的士兵催促道。

姐妹俩这才走出宫去。

可是两个人出宫后却迷失了方向,绕来绕去怎么也找不到通向南门的中.央大街。

夏儿一想这么像没头苍蝇似的乱闯不是办法,万一倒霉撞上朝廷某个管事的大臣就有了麻烦,便道:“冬儿,我们还是找个人家问问吧,顺便看看能不能弄两套衣服换上,就我们的这身打扮,到了城门也是出不去!”

冬儿是个和事老,是位忠实的随从者,即便有自己的主意也很少坚持,便点点头说:“姐姐说的有理,就按姐姐的意思办吧!”

于是她们走进了一个较为偏僻的胡同,敲开一户普通人家的院门。她们觉得这样的人家一般是比较安全可靠的。

开门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婆婆,头上松松的挽着发髻,横插着一根黄铜制成的假金簪,髻上还插着一支新鲜的紫蓝色野花,别有一番情趣。一张笑咪咪的圆脸,许是常笑的缘故,眼角处爬满了深深的皱纹,脸上写满了生活的艰辛。她看见来的是两个衣着光鲜的漂亮姑娘,便把她们让进了院里。

婆婆是见过世面的人,瞧两位姑娘的打扮就知道她们是从宫里出来的,对她们很是客气,热情的招呼她们进屋。

这院里住着的恰好是一对结婚不到百天的年轻夫妇,丈夫出门做小生意不在家,如今家里只有婆媳两个。

这家姓金,很富贵的姓。

夏儿跟她们婆媳俩说明了来意。

媳妇大约有十六七岁,圆脸细目,上身穿Ru白色麻布短襦,下身穿深绿色长裙,腰间还系着一条粉红色的腰带。她为难的说:“我们夫妻俩每人只有一套备用的衣服,就是卖给你们一套也解决不了问题,你们还是找个有钱人家,她们衣服多肯定能卖给你们。”

夏儿问冬儿怎么办?

冬儿说:“我们是出逃,并非光明正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能轻易找人家去问,我看不如这样,既然这位大姐夫妻各有一套备用的衣服,我们就全都买下来,咱俩扮成夫妻,这样更容易混出城去!”

夏儿觉得这个主意的确不错,便跟婆媳俩说愿意出二两银子买她们夫妻的两套备用衣服。婆媳俩还以为听错了,特别又问了一句多少钱,得知确确实实是二两银子,婆媳俩乐的嘴都闭不拢了。因为二两银子买十套崭新的衣服都用不了,她们可是捡了大便宜。

为了消除婆媳俩的疑虑,夏儿从袖子里取出装银子的绣花钱袋,打开从中取出二两银子交给婆婆。

婆婆接过银子看了又看,还用牙齿咬了咬,递给媳妇:“没错,是真正的银子!”

婆媳俩收了银子,高高兴兴的拿出衣服,还主动帮她们换装打扮。

夏儿个头儿稍高便扮作了丈夫,冬儿身材稍矮就扮成了妻子。

婆婆特别的热心,亲手给夏儿摘下簪环,把她的头发梳成男人的发式,又找了一方蓝色的围巾给她围上,站在正面看了看,说道:“不行,你的脸太光滑了,很容易被人识破,你先等等!”抬腿就进了厨房。

夏儿纳闷,这老太太去厨房干嘛?

婆婆到厨房掀开锅盖,双手握住锅沿用力把铁锅从锅腔上拔下来,放在地上,两只手在锅底上轻轻地抹了一下,张着两只黑手走回屋里,也不知会一声就往夏儿的脸上抹去。

及至夏儿发现时,她的脸上已经是黑糊糊的成了三国时的猛张飞,只差没有那扎扎洒洒的大胡子和那一对铜铃般的眼睛。

夏儿立刻蹙起了眉头:“哎呀婆婆,你这不是糟蹋我吗?”

婆婆咧嘴嘿嘿一笑:“姑娘,这锅底灰是非常干净的,对皮肤不但没有丝毫刺激,还有保养的作用。婆婆是真心为你好,如今外面兵荒马乱,到处都是坏人,姑娘家在外走路非常危险,把自己弄得丑一点脏一点,那些臭男人就不会打你的主意!”

冬儿看着夏儿的脸笑得前仰后合,听得婆婆如此一说立刻不笑了,说道:“婆婆,你的主意很好,给我也抹一点吧!”

婆婆过来给她抹了脸,看见媳妇把她的头发梳理的整洁光鲜,发髻后面还插了玉簪和钿花,便摇了摇头说:“不好,不好,这个样子可不行,要拿掉钿花和玉簪,只插上一根竹簪就行了。”

冬儿说:“那就听婆婆的,换根竹簪吧!”

夏儿和冬儿这一耽搁就到了晌午,金家婆媳又十分热情,非要留她们吃饭。姐妹俩盛情难却,只好留下吃饭。

这顿饭吃的不打紧,她们可就错过了和灵芝公主约定的时间。

……

Chun儿和秋儿搭档成为一组。

这两个丫头可不像夏儿和冬儿那么心细,敢想敢干胆大妄为,是一对不怕事的主,两个人竟然商议要带着宝剑出宫。

二人都穿着鹦哥绿的衫袄外面罩着浅黄色的比甲,下身是粉底白色碎花的长裙,裙的下摆落在脚踝处,恰好露出脚上一双精致的棕色皮靴。

两个人也没有多少积蓄,几两散碎的银子用钱袋装着系在手腕上,掩藏在肥大的袖子里。

转眼间泰安宫已经走了四个人,如果她们两个再走,这里那就只剩下杏花、梨花、樱花和两位年老的嬷嬷了。大家心里都有抹不掉的酸楚。

但是离别是住定了的,谁也无法挽回。

她们不得不与杏花、梨花、樱花及两位嬷嬷告别,自然又是一番痛楚与伤感,彼此互道珍重,洒泪而别。

Chun儿掏出手帕擦去眼角的泪痕,旋即换上笑脸,手里拿着一把檀香小扇神气的走在前头。

秋儿抱着用绿绸子包好的两口宝剑紧紧地跟在她的后面。

二人离开泰安宫,出了月亮门沿着长廊大摇大摆地朝宫门口走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