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奈何时光终觉浅》奈何情深缘浅 LOLI控 奈何时光终觉浅by桀少然

更新时间:2021-01-20 16:01:38

《奈何时光终觉浅》奈何情深缘浅 LOLI控 奈何时光终觉浅by桀少然 连载中

《奈何时光终觉浅》

来源:作者:桀少然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童奈,沈燕

桀少然新书《奈何时光终觉浅》由桀少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童奈,沈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过两个人显然是担心过头了,身为本事件的女主角秦...展开

《奈何时光终觉浅》免费试读

不过两个人显然是担心过头了,身为本事件的女主角秦笑在来的时候是一脸欢快,似乎已经忘了巧克力的事情。

晚自习的灯光仿佛自带催眠作用,加上大家的学习压力,困的不停打哈欠的人有不少。童奈一张卷子翻来覆去,将里面所包含的知识点和解题规律都吸收进脑子,转头看见何浅支着脸,盯着左前方的秦笑。

“你搞什么呢?”童奈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平时早就哈欠连天的秦笑这个时候格外精神,窗外零碎的几颗星星仿佛都落进了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她的一整个小小世界。

“写你的卷子吧。”何浅把自己的卷子拍在他脸上,糊墙一样毫不留情,“来来来,看看你这张卷子掌握好了没。”

童奈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耷拉着眼皮显得更是只剩下了一条缝,他拿下脸上的卷子,上面倒不是一片空白。

“这个题还有这种解法吗?”童奈瞥见上面一道大题何浅写的步骤极简便,比他的步骤还要少。

“懒人的世界你不懂。”何浅的视线在秦笑身上拐了个弯到童奈那里,语重心长地说:“像我这种人,自我保护意识强的很,脑细胞当然是少死一点比较好。”

“能讲清楚吗?”

“不能……”

有那么一种人,她确实会做题,但让她讲的话,却是一个字都讲不出来。这种人也是最容易被别人怀疑,怕别人超过她的人。何浅,就是其中一个。

平时四人组讲题,那靠的是其他三个人本来就不弱的理解力,这要是光靠何浅,保管一个学期下来,倒数几名绝对有四个人的光顾。

“看来你是不能去讲课了啊。”童奈想起老爸最近一直挂在嘴边的比赛。

“啥比赛?”何浅懵。

“这是各大高中为了培养学生的讲解能力举行的比赛,各个学校比拼出一个学生代表,准备课件讲课。”

当何浅听到是讲课比赛的时候,兴趣就已经去了大半,又不忍心扫了童奈的兴致,就继续听他讲下去。

“各校都会派代表来,学生也有老师也有。”

……

“都临近期中考试了,大家都忙着复习。”何浅提起吐槽的兴趣,“这种活动干嘛不去折磨老师啊。”

“都说了是锻炼学生的能力了。”童奈笑,“老师负责指导。”

……

具体的内容何浅抛到了脑后,谁知道过两天又被沈燕提起,那是在宣布期中考试安排的时候,顺嘴提的。

“我不反对你们多多参加活动,有意愿的同学可以自己报名准备。”沈燕对这种活动的态度本质和何浅差不多,只不过不能像何浅一样表示的那么直白而已。

“下面是期中考试的时间和地点,大家记一下。”沈燕大致说了两句比赛,话题就转到了即将到来的期中考试上。

这次考试有足够的时间去复习,众人抄完后似乎立刻就进入了状态,何浅环视一周,一个个脑袋都低垂着,气氛压抑的像明天就要考试一样。

“考个试好压抑。”何浅趴在了桌子上,摆出一副不想面对事实的样子。

她不是不知道大家为什么这么积极,二中有一个传统,年级前一百名可以参与学校组织的讲堂。二中的师资都是平均分配的,虽然重点班可以先分一杯羹,也难免会有不适应的时候。

比如何浅,极其不适应数学老师。

所以学校组织了这个讲堂,又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民意,将二中的顶尖老师都汇聚到了一起,给尖子生每周上额外的课。同学们即使对老师满意,就冲着这课堂的门槛,也想去试一试。

何浅懒散的模样终是让童奈无法忍受了,这节是班会课,沈燕讲完要说的就看着大家自习。一个纸条骨碌碌地朝何浅滚了过来,又因为丢它的人没估好力道,被反弹到了地下。

于是沈燕就看见何浅的脑袋消失在桌面上,几秒后,又挪了上来。

何浅可不敢仗着自己和沈燕关系不错就公然在课堂上交头接耳,她小心地拆着纸条,童奈的字迹工整,即使纸被揉成一团也比何浅的要好看许多。

字写的倒不错,何浅提笔刷刷地不知道写了什么,几乎是闭着眼就朝童奈丢了过去。

“我靠!”童奈咬牙切齿,奈何胳膊短有心无力没拦住纸条,沈燕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下来到了两个人旁边,那纸团好死不死地就滚到了她的脚下。

外面的天气是晴朗的,班里同学的心是八卦的。爱学习的同学压根就没注意到沈燕的动向,不安分的已经开始叽叽喳喳,好像能从沈燕的表情上瞧出纸条的内容一样。

何浅的表情坦荡,童奈也只是因为传纸条被抓个现行而有些不好意思。本来他也没写什么,只不过是看何浅眼神飘忽,提醒她一下而已。

“你在发什么呆啊!要考试了还这副样子,不想要成绩了是吗?”

这是童奈的原话,何浅更干脆,只回了一串省略号。

沈燕瞧见纸条的内容,也没什么别的,只眼神警告了两个人,就回到讲台继续坐着了。

“你当纸条是篮球啊。”童奈压低声音,“使那么大力干嘛!”

“干嘛那么凶!”何浅捶了一下他的腿,“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童奈脸微红,他当然知道什么事都没有,只是纸条这种东西,被看见总是不好的。你写的是什么别人看不见,却可以凭想象想出各种各样的内容。

比如现在,仍有几个同学在向这边看,不知道在议论什么。

“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啊。”童奈是彻底无奈了。

……

那天何浅没有回答童奈,但她很快就亲身体会到了。同学间渐渐传开,说老师不管那些学习好的同学,给了他们太多优待。

一些其他的信息,被何浅选择性地自动过滤了。好在这种声音在两个人都爱搭不理的态度下慢慢消散,大家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期中考试和讲堂的名额上。

每当考试进入倒计时,时间流逝的速度总是由马拉松升级成了百米冲刺,到了考试前一天,何浅和迟意准备将四个人的书,都搬到女生宿舍去。

“抢不到窗台上的位置真是衰。”何浅推着箱子艰难往外走,感觉像是推着座小山一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