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种田之花好月圆》天雷二部之花好月圆 男妃文 种田之花好月圆蕾丝

更新时间:2021-01-10 12:03:07

《种田之花好月圆》天雷二部之花好月圆 男妃文 种田之花好月圆蕾丝 连载中

《种田之花好月圆》

来源:作者:尖尖荷叶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李婉春,常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种田之花好月圆》的小说,是作者尖尖荷叶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穆来弟讲完换她娘讲,俩人夸张地讲了半天,反正要求...展开

《种田之花好月圆》免费试读

穆来弟讲完换她娘讲,俩人夸张地讲了半天,反正要求一个结果,让李婉春吃不了兜着走。

常母却道:“有什么好闹的?让婉春把你半月的活计干了,当作给你赔礼道歉。”

穆王氏呆住,自己的活计一向扔给她做,所以这算什么赔礼道歉呢?这不是她理应做的吗?

穆王氏表情太明显,常母冷冷道:“你不愿意吗?”

穆王氏当然不愿意,可不敢说,常母最厌人仵逆。她知道对上常母就如鸡蛋碰石头,但心中不甘,仍道:“娘,她这次能打我,下次就能打你,她已经不守规矩了,什么都能干出来。”

穆王氏知道常母最忌讳这点,故意道:而且我教导她就敢打我,你教导她,定也敢顶撞你。娘你还怎么管这个家,还有什么威信在,必须得压一压她。”

常母闭上眼,似是在思虑可行度。

穆白氏感觉不好,焦急道:“娘……”

无规矩不成方圆!

常母睁开眼,道:“对。”

穆王氏拍手叫道:“娘,你同意了,一定要惩罚她啊。”

常母下定决心,道:“让她亲自给你道歉,这几月把家中大大小小的活干了,就当是惩罚。如果婉春不服气的话,过来找我说,我会教导她的。老二媳妇,去和她说一声吧。”

穆白氏心里难受,又不好说什么,只能应是。

穆王氏心底窃喜,虽想惩罚得更重一些,比如在这些基础上伙食减半,挨顿家法,但知常母不会同意,只好作罢。

吃驴肉并不是一下子宰杀,而是只在身躯上挖一块肉吃,待新肉生出后重新挖一块吃,如此一直重复着,才能长久。

晚上吃饭时,常母宣布自己的判决,李婉春无任何表情,也算默认了。

穆王氏嘻嘻笑着:“婉春妹子一会儿还得去织布,道歉的事,明天再说吧,现在先吃饭,吃饭。”热情洋溢地招呼众人。

李婉春漠然地低头吃饭。

婉春踩着纺车,吱吱呀呀地响。

她并不想去道歉,也不能。要不然这一巴掌立的威,就失去了作用。只能先拖着,且拖着。

婉春转悠指头戒指,朝织出的布匹摸去。没有复刻出来。虽在她意料之中,但也难免会失望。

戒指只能复制农作物之类的,限制实在是大。要不然搞些银子复制,立时就能发家致富,恢复自由身。不过有总比无强。

戒指储存空间不知有没有限制,这些都要今后才能得知。

纺车继续响,婉春擦擦头上汗,继续踩着。深夜才能睡去,沾床立刻陷入梦乡。

李婉春起个大早做饭。

缸里的粟快见底了,粟便是小米,穆家主食。她舀上一勺,打量后觉得有些奇怪,却又想不出来怎样奇怪。

大锅里加水,放入粟,烧火。把冷的大盆窝窝头放笼屉里,等半个时辰后,粟粥和窝窝头便煮好了。在这个时间中,开始炒菜。

依然是炒土豆,价廉,易储存。她顺便在后院摘了莴笋菜,去叶子,削掉皮,用刀切成薄片儿。绿色的通透薄片儿,盛在小盆里,加入味精、盐、香油等调料。端着盆子上下翻甩,让调料分布均匀。

菜和窝窝头端到饭桌上,李椀春叫众人过来吃饭。

老大媳妇穆王氏率先出来,看一眼李婉春,去舀饭来。拿着窝窝头坐饭桌上吃着。

常母懒于出去,让李婉春端到房间里。李婉春捧着烫极的碗送去,又分出一小碟儿菜和窝窝头送去。她忙来忙去,伺候完常母才能吃饭。

饭桌上不见穆白氏和穆老爷子,估计端着饭去找人唠嗑了。

李椀春吹着粟粥,穆王氏己吃完了一碗。她剔着牙看椀春,笑眯眯道:“椀春,给咱端茶倒歉吧!”

李婉春被噎一下,妈的,这是亲人说的话吗?在自己那个时代好歹要注意一下表面功夫,这么直接好吗。

李婉春抿一口粥,慢吞吞道:“大姐,我这正吃饭呢,你说这种话,多干扰人。再迟一会儿不行?又不是急着去干活?”

穆王氏抢答道:“我确实是急着去干活。”

“什么!”李婉春震惊状:“大姐,我这嫁来几个月,可从没见过你干活呢。”

“你……”穆王氏大怒,但知道一人干不过李婉春。狠狠拧下她的丈夫穆舞刀,穆舞刀骂咧道:“婆娘,你发什么疯。”

“你死人了,听不到她说我什么,还不快点说她几句。”

穆舞刀揉着胳膊,在穆王氏眼神逼迫下对李婉春道:“婉春,以后说话好听一点儿,叫声大姐,俩人和和气气的,别总吵架。你昨晚打了你大姐,这说出去也不是回事啊,还不知怎么让外人看笑话。”

“你不问我打她的原因,你不问问她怎么骂我?”

老三媳妇穆燕氏插嘴道:“且不说你话的真假。什么原因,就能打人?还有没有天理了。”

李婉春要张口分辩,穆燕氏又道:“女孩子家家莫要牙尖嘴利,惹夫家不喜。我可是真心为你好呀,怎么就不识好人心呢。”

穆舞刀道:“对呀,婉春,我们是为你好。少说几句,和你大姐道个歉。”

穆王氏见有人帮自己,得意道:“我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平白挨打,咋还不能受你道歉礼了。”

几人围着她一句接一句说着,她反而调整好心态,默默地大口喝粥。

他们数落地李婉春的不是,大致有N宗罪。

上次摔伤后竟然歇了三天才去地里干活,大夫都说了肉虽烂却没伤到骨头,太过娇气。“婉春啊,你可要改的,如今有我们帮衬着你,等你当了娘,照顾一家子,可怎么办呢?”

再上次,农忙时分,不过在地里弯了一天的腰,夜里却就病了,要不是早上有穆王氏催着,太阳照到屁股都不起来,别说起床煮饭了,太过懒惰。“婉春啊!你可要改的,如今有我们体谅你,要是将来你当了厨娘奶妈,到主子家干不好活,可怎么办呢?”

还有最近的一次,不过中暑后落了水,再醒来就装做不认识的人了,跟傻了似的,如今才好一些,太过孱弱。“婉春啊!你可要改的,想借病偷奸耍万万不能,要是将来……”

婉春将筷子伸回,喝光最后一口粥,长长吐了口气。

香喷喷的一盆土豆,比往自己只能吃上几口,而如今,趁他们说话之际,全进自己肚子里了。椀春露出满意笑容,端起碗和空盆道:“我去刷锅了。”

众人如梦初醒,怅惘地端碗吃饭,这才发现面前只剩可怜的莴笋菜。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