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八零俏神医:老公,请自重》重生八零俏神医txt 健气受 重生八零俏神医:老公,请自重年上攻

更新时间:2021-01-07 16:02:08

《重生八零俏神医:老公,请自重》重生八零俏神医txt 健气受 重生八零俏神医:老公,请自重年上攻 连载中

《重生八零俏神医:老公,请自重》

来源:作者:舒白念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陆云峰,卢佩佩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舒白念原创小说《重生八零俏神医:老公,请自重》,主角是陆云峰,卢佩佩,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顺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摊位的边上,不知...展开

《重生八零俏神医:老公,请自重》免费试读

顺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摊位的边上,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个带着红袖箍的猥琐男人,应该是管理市场的人员。

南溪心思缜密,又朝着周围看了看,只见这会儿摊位差不多都摆出来了,这个猥琐男凭什么一来就质问自己呢?就算是要检查凭证,也得按照顺序一家一家的来吧。

这一看之下又有新的发现,距离老男人不远处站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她推着一个板车,眼睛里边闪动着算计的光芒,不用说,这是等着把南溪赶走之后要占她的位置了。

南溪心下了然,不卑不亢的回答,“是龙腾实业有限公司的人让我把摊位摆在这儿的!”

猥琐男没想到南溪会这么说,他并不是管理市场办公室的正式人员,只是个临时工,专门值夜班,负责夜间巡查。

而且检查摊位手续也不归他管,临时工还没有这么大的权限,他只是负责维持秩序,也就是说有人吵架闹事什么的,他负责劝劝,如果实在劝不了,就通报上级过来处理。

猥琐男就是这么一个管闲事儿的人,偏偏今天晚上,老家有个亲戚找过来,让他帮着找个位置摆摊。

猥琐男有心说自己办不了,又怕在亲戚面前丢面子,只好硬着头皮带亲戚在市场上走走看看,希望自己运气好,遇上哪家子没出摊儿,就让亲戚加塞儿摆个摊儿。

这一转一看就看到了南溪。猥琐男顿时想起来,他从没见过在龙腾实业有限公司门口有人摆摊。

这样说来很有可能南溪是新来的,根本就不懂行情,看见这块儿没人就随便摆在这里了,如果自己把南溪赶走,不就可以让亲戚把摊位摆在这里了吗?

猥琐男这样想着,这才开口吓唬南溪。

没想到南溪很是镇定,并没有露出一丝一毫害怕的样子,可是亲戚就在边儿上等着,猥琐男骑虎难下,只能继续装腔作势,

“不可能吧,你不要欺骗我们,要不然罚的你倾家荡产,把手续拿出来我看看!”

猥琐男这样说着,就冲着南溪伸出手去,他这个人心思不正,看见南溪长得漂亮就存着占便宜的想法,那只手几乎要伸到南溪的怀里去了!

南溪十分厌恶,皱眉就要往后躲去,就在这个时候,她撞到了身后的人。

感受到身后温暖而坚硬的胸膛,南溪急忙回头,恰好对上陆云峰深邃的眼眸。

与此同时,陆云峰一把攥住了猥琐男人的手腕,“我们公司门口的摊位,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的人来管了?”

陆云峰看着文质彬彬,其实常年锻炼身强体壮,猥琐男敢明目张胆的调戏南溪,让他很是生气,因此手上发力,差点捏断了猥琐男的手臂。

“唉哟,陆总真是您让他把摊儿摆在这儿了,那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这不是不知道吗?害怕有骗子占了你们门口的位置!”猥琐男痛的直叫唤,差点儿像女人一样哭出来。

听到猥琐男承认错误,陆云峰这才松开手,掏出手绢儿,一边儿擦着自己的手,一边对南溪说,“别管他,这人不懂规矩,这门口是我们公司的地盘儿,我们想让谁摆摊就可以让谁摆摊!”

看到猥琐男愁眉苦脸的样子,南溪和卢佩佩早就凑到一块儿乐不可支的笑起来。

此刻听到陆云峰的话,南溪急忙笑着向他道谢,“我就知道陆大叔会帮我的!”

陆云峰是从办公室赶过来的,恰巧站在南溪身后,此刻夜风吹舞着南溪的长发,那些柔软的发丝一个劲儿的朝他脸上撩着,搞得陆云峰坚硬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

听了南溪的话,陆云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话倒是好话,只是这个大叔怎么听着那么刺耳呢?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看到猥琐男带着亲戚溜走,这才和颜悦色地问南溪,“生意怎么样?开张了没有?”

南溪赶紧拉开小包包,让他看里面的钱,“开张了,已经卖出去一罐!”

对于南溪来说,觉着自己管陆云峰叫大叔,所以并不怎么防备着他,尽管两人离得很近,她也没有想要拉开距离。

看到南溪的举动很亲昵,陆云峰也觉得心里一暖,“是吗?这的确是个好的开端,我今天晚上要加班就在办公室里,你有什么事儿就去叫我好了!”

陆云峰这样说着,指了指二楼上那个亮着明亮灯光的房间。

南溪点点头笑着答应了。

等到陆云峰离开,旁边的卢佩佩凑过来小声说,“我说南溪,这个大叔好像对你有点意思,你叫他大叔合适吗?”

南溪就笑着打了卢佩佩一下,“好了,你一天满脑子都装的什么,我们之间可是纯洁的友谊,知道不?”

呵呵,卢佩佩傻笑了两声,不知道想说什么,就听到摊位旁边又来了客人正在询问红茶菌的价格。

南溪赶紧笑眯眯的接待顾客,“这种装在小罐子里的都是高级菌种,一罐子要九块八毛钱,装在这边大塑料桶里的,一水舀六块钱,不过你们自己要拿罐子!”

这回来的顾客却是了解红茶菌的原始价格,她不满意的撇撇嘴,“这么贵呀,路口的摊子上边可是六毛钱就卖一罐!”

前几天红茶菌的确是这个价格,玻璃罐子五毛钱,再加上一毛钱菌种的价格,所以一罐子卖六毛钱,摊主只赚个辛苦钱。

南溪相信,今天晚上绝对不可能买到六毛钱的红茶菌,早在上午报道出来以后,那些距离市场近的人,近水楼台先得月,就应该跑来购买红茶菌了。

摊主也不是傻子,买的人多了他肯定就会涨价。

“我们这可是高级菌种,一分价钱一分货,繁殖力特别强,您要是买回去就知道了,”南溪淡淡的解释。

她做生意可是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只介绍自己的东西,绝不贬低别人的货物。

听到南溪这样说,那个顾客犹豫了一下,她已经观察红茶菌好几天了,知道今天晚上根本不可能买到六毛钱的红茶菌,此刻又听见南溪把自己的菌种说的这么好,就咬咬牙拿出手里的罐子,“那我买一舀子散装的菌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