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侠捕镇》侠捕电影免费 cp 侠捕镇鬼畜

更新时间:2020-09-16 12:07:20

《侠捕镇》侠捕电影免费 cp 侠捕镇鬼畜 连载中

《侠捕镇》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东余女分类:武侠主角:李四,唐崇焕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东余女原创小说《侠捕镇》,主角是李四,唐崇焕,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宁安快步走出了停尸房,只见李四娘子瘫倒在地上,一直哭喊着冤枉,想来陈忠是计无可施值得从李四娘子身上查出线索。 不过好在宁安已经查...展开

《侠捕镇》免费试读

宁安快步走出了停尸房,只见李四娘子瘫倒在地上,一直哭喊着冤枉,想来陈忠是计无可施值得从李四娘子身上查出线索。

不过好在宁安已经查明了一些线索,现在等着的不过是李四娘子的坦白交代。

曼陀罗花可致幻在大乾朝是无人不知的,原因在于当年开国皇帝元豫就是用此花发明了迷沸散,使得一些受伤疼痛的士兵来缓解疼痛,这也让当年乾国士兵提高了较大的战斗力。

当然此物有利有弊,曼陀罗花毒性强烈,稍有不注意就可能吸入过量,产生毒瘾,更有甚至吸食过多产生幻觉,暴毙而亡。

由此乾朝朝野上下一致抵制曼陀罗花,因而曼陀罗花被军队垄断,每一次使用种植等均有记录,以免被有心人利用。

李四吸食曼陀罗花说明已经有人早早的扎根在平原镇,等待着鱼儿上钩,问题是鱼儿不得不咬钩。

李四娘子被带到大堂,理正端坐在上方,堂木一响,吓得李四娘子一阵哆嗦,“李四娘子,我问你,可知李四与何人暗通往来。”

“大人啊,奴家冤枉啊,可怜我这孤儿寡母,我是真的不知情啊。”大堂上李四娘子百般推阻,理正一时也审不出任何东西,只得收押了她,交给其他人审问。

李四娘子被关进了地牢里面,不时还能传出她的叫喊声,宁安准备与李四娘子单独交流一番,试图打开她的心结,将李四事情如实招来。

宁安慢步走进地牢里面,喊的声嘶力竭的李四娘子已经瘫坐在地上。

“李家嫂子,多有得罪,我此前来是想听到关于李四的事实,我想你肯定知道吧。”宁安试图探出口风。

李四娘子见来者是宁安,也没有多抗拒,只是依旧重复着之前的话语。

“李嫂子,我已经知道李四是因为染了曼陀罗花的毒瘾,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好。”宁安直接说出要害,李四娘子闻之色变。

“你,你都知道了?”李四娘子嘴唇抖动,手也在颤抖。

“都是它,害了我家官啊!”李四娘子说话断断续续,呜咽着。

“李家嫂子你可以慢慢说来,若有冤屈,我自然会查个水落石出的。”宁安轻声安慰着李四的娘子,仔细的听着事情的经过。

“李四好酒,动不动就会出去喝点小酒,每次都是喝的酩酊大醉。本以为只是喝酒,我本不多言语,只因有一日见家中钱财减少,我见是李四拿着,想来是又去喝酒了。”李四娘子摸了摸眼泪,又接着说道。

“谁知道,他竟然是染了毒瘾,发作起来时双目无神,没有意识,在家中又打又闹,前几日险些掐死了我,我用菜刀砍破了他的手,他才清醒过来。”李四娘子说完这些后,又是忍不住哭出声。

宁安听到此处方才有些缓过神来,原来这李四手上的刀伤是这么来的难怪他当时躲躲闪闪。

李四娘子又接着说道:“他毒瘾发作时,面貌恐怖,双眼通红,我怕他真的出现事情,就只好由得他出去吸食。”

宁安又接着问道:“嫂子可知李四经常去与谁一同饮酒。”

李四娘子仔细想了想,刚想开口,却被宁安手势打断,宁安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脚踩在都是茅草的地上,宁安快步跳向地牢的小栅栏窗旁,大喊一声:“谁人在外偷听!”

只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踩出了些许石头从窗外漏了进来,偷听的人恰好跑掉了。

宁安安稳住李四娘子的情绪后,也不再追问与何人饮酒,只是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不想李四娘子因此受到威胁。

宁安将李四娘子带出了地牢,交给刘山好好保护,自己则是去堂上请令,准备带着李四肠内的积液找到安山营的医师好好询问。

理正应允了宁安的请求,分派了一匹好马,好叫宁安快去快回。宁安挎好横刀,手中提着一小瓶液体,轻装快马直奔安山营。

出了城外后,宁安是纵马狂奔来到了安山营,营前下马后,与士兵打过了招呼,见唐崇佐不在营中,只得去寻他二弟唐崇焕。

唐崇焕性子高傲,与他大哥不同,本就瞧不起这小小平原镇,更何况只是一捕快,对宁安的求见是置之不理,只让侍卫回复宁安说天寒地冻,尚在午睡。

此时的宁安自然是十分着急,帐外的侍卫连连阻拦,而他也找不到这安山营的医师在哪里,半个时辰过去了依旧是毫无办法。

此时的宁安心中是怒火丛生,若是自己怀疑正确,恐怕此时的平原镇已经不大安全了。

无奈之下宁安只得拔刀相向,两刀逼开了左右侍卫,一刀划破帐门闯入了唐崇焕的帐内。

只见这唐崇焕在里面悠哉悠哉的读着兵书,见到宁安闯进来后,唐崇焕觉得面子受损,拔起案上的宝剑直劈宁安。

宁安一刀逼退了唐崇焕,蹬地而起,逼近唐崇焕的身前,唐崇焕自大自傲,低估了宁安的武力,一时不防备被宁安一刀划破了肩上的衣物,头发也散乱了开。

“大胆狂徒,竟敢行刺于我,速速来人,当场格杀此贼。”唐崇焕此时是怒火攻心,不可遏制。

周围的士兵举着长枪将宁安缓缓包围住,宁安也不辩解,只是缓缓开口道:“唐崇焕你延误时机,是要坏了唐公大事吗?”

唐崇焕闻言笑的更是嚣张,“小小捕快也谈时机、大事,可笑可笑,杀了你我一样无虞,杀了他。”唐崇焕一声令下,周围士兵全部围杀过来,宁安手中横刀护住周身,弯腰绕过长枪的突刺,右手挥舞着横刀,挡住了第一波围攻。

宁安左手撑地,把自身弹起,踩住戳过来的枪尖,也不欲伤害周围的士兵,只得微微用力,刀光四起,砍断了这些人的兵器,然后借力翻腾,一个空翻滚出了帐内。

然而帐外更多的士兵将宁安包围在营地内,就在宁安不知道该从何处突围出去的时候,只听见远处传来一声怒吼:“都给老子住手。”

只见唐崇佐骑着玄黑马,拖着长枪回到了安山营。

“都给老子放下兵器,谁让你们如此猖狂的!”唐崇佐见到众人围攻宁安,连忙是快马跑来,才阻止了一场祸事。

“大哥,这小子图谋不轨意图行刺于我。”唐崇焕见到唐崇佐后仍是狡辩。

“给我住嘴,宁安你来说,来此闹事所谓何事。”唐崇佐也不偏向,对两人均是含着怒气。

“唐统领息怒,宁安此来是从李四事情中打探到一些事情,无意与唐二统领冲突,还望见谅。”宁安说完后收刀入鞘,不再言语。

唐崇佐见宁安也是一脸怒意,也知道事情大概经过了,喝退了唐崇焕后,拉着宁安去找安山营的医师。

“宁兄弟,刚才多有得罪,只是军营之中需要纪律,无关对错,舍弟有错,我代他道歉。”唐崇佐说话十分诚恳客气。

宁安也不多言,只是讲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李四娘子说李四吸食完毒品后,双目赤红,状若发疯,我怀疑这里面不止有曼陀罗花的液体。”

唐崇佐听了后,也是有些凝重,“你说这里面可能有两生花?”

“我不确定,所以来找医师,好好辨认一下。”

两人找到了医师之后将液体交给了医师,只见医师用银针沾上液体之后,缓缓的刺入一只白鼠体内,并将液体喂给了白鼠。

只见这只温和的白鼠,突然吱吱叫起,尾巴僵直,呲着鼠牙咬向唐崇佐。唐崇佐一脚踢死了这白鼠之后,白鼠身体僵硬,不再动弹。

医师见此之后,也是摸着胡须,“大统领,这体液里面不止有曼陀罗花,还有一种东西,会导致人变得狂躁。”

听了医师的话后,宁安与唐崇佐对视一眼之后都肯定了之前的猜测,两生花。

结果查探好后,宁安又是快马加鞭赶回平原镇,在日落之时终于进入城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