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高岭之花 愿散于你手 Basher 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HE

更新时间:2020-09-16 12:04:32

《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高岭之花 愿散于你手 Basher 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HE 连载中

《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你姓邪了吗分类:耽美小说主角:牧行珂,牧行知

完结小说《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是你姓邪了吗最新写的一本耽美小说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牧行珂,牧行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牧行珂没想到茶时会想要和他一起去,回过神来立马点头答应。 “可以,可以的,你不休息一会儿了吗?你叫什么名字?” “茶时,你的丹药...展开

《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免费试读

牧行珂没想到茶时会想要和他一起去,回过神来立马点头答应。

“可以,可以的,你不休息一会儿了吗?你叫什么名字?”

“茶时,你的丹药很有用。”言下之意是不需要休息。

茶时站起来轻轻拍了拍衣服,走到牧行珂身边站住。

牧行珂只到茶时的腰,要和他说话还要仰着头。

“茶时哥哥你的家离这里很远吗?”

“很远”不在意这有点自来熟的小孩的称呼,他可是没少被小孩叫哥哥的,叫叫而已也没什么不可。

一旁的牧行易等的不耐烦了,催促道“要走就走,去晚了还要排队。”

眼看天色将近中午了,等走到清丰镇最东边的测试地也要半个时辰。

虽然明天才正式开始,但提前去的人只会多不会少,不早点去是要排很长的队伍的。

牧行易不敢对茶时这么说话,推了下牧行珂,自己先走了。

茶时把要知道的消息问的差不多了,清丰镇也到了。

不过因为牧行珂很少出门,知道的也不详细,他打算到了清丰镇再去打听。

“茶时哥哥,你第一次来不知道要提前预定房间吧?因为来的人多,清丰镇的客栈也住不下这么多人,所以要提前预定。”

牧行珂看着走在身后的茶时,觉得他应该是不知道的。

“茶时哥哥可以和我们一起住,我哥哥是这次清丰宗招收弟子的负责人。他也住客栈,我和兄长的房间就是哥哥定的。”

牧行易觉得他这个弟弟不仅丑,还有病,别人有没有地方住关他什么事,真是多管闲事。

“牧行珂,你是吃饱了撑的吧,先说好我自己一个房间。”

牧行珂的话已经说出去了,别人倒还好,他可以甩脸色赶那人走,可不知怎的,面对茶时他就是不敢。

好像这幅瘦弱的身体只是表象,不小心惹到他就会被他藏起来的獠牙伤到似的。

既然不能赶,只能提前说明要自己住,茶时这座神,他不敢靠近。

牧行珂原本也没打算让茶时和牧行易住,连他自己都不愿与兄长一屋。

只是不知道茶时可愿意同人一个房间。

“我哥哥定的房间刚好够我与兄长住,茶时哥哥会介意与我一起吗?”

茶时轻轻摇了摇头,他不在意这些,做任务这么多年什么地方都住过。

别说是与人同屋了,他连满地都是尸体的地上都睡过。

正如牧行易所想,清丰镇今天特别热闹,原本还算宽敞的街道此时挤满了人,来往的行人几乎都是互相挤着过去的。

街道的两边皆是卖东西的铺子,那些没有预订到房间的人,看着连吃饭的客栈、酒楼都坐满了人,索信随便找个地方休息。

三人好不容易来到清风客栈,看到这人群明显少了很多都松了口气。

也是,清丰宗的弟子在这住,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在这喧哗。

牧行珂两人要去见牧行知,走的时候牧行珂叫了店小二给茶时上了饭菜,这会用过饭茶时已经躺下来休息了。

清丰宗此次招收新弟子的负责人牧行知乃是宗主的小弟子,牧行珂一母同胞的哥哥。

年仅十六岁就已经是筑基后期的修士,灵根资质更是力压数千万人,毕竟天品上阶灵根是万中无一的存在。

牧家是清丰宗几百年前某位外门弟子的后代,并且也因为清丰宗照拂着清丰镇的缘故,牧家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因着这层关系,牧行知便选择了清丰宗。

天品灵根,即使是在一等宗门都非常稀缺,更遑论是天品中的最高阶。

入了此等宗门,不仅修炼资源多,上乘的功法秘宝都会有,而且进了大宗门修行,飞升的几率要大上很多。

可牧行知却放着大好的前程不要,偏就进了一个三等宗门。

“就是说啊,我要是有这等天赋,肯定是要去一等宗门的。”

说话的少年四处张望了下,生怕被清丰宗的弟子听到。

“这清丰宗怎么说也于牧家有恩,他这么做,倒也无可厚非。”

“他要是随便进了个一等宗门,不是也于清丰宗有利吗?都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白瞎了那么好的资质,却原来是个一根筋的。”

“倒不一定,这每三年就是各等级宗门之间的切磋赛,牧行知天赋这么好,说不得就拿了三等宗门前三甲。这前三甲的好处不用我多说了吧?”

身穿灰色长衣腰间系了条不伦不类的带子,三人中较为年长的少年充满憧憬的道

“西山宝地那可是无数人都想进去的,什么珍贵药草,什么神兵利器,天阶功法,在宝地里都能找到。”

茶时醒来发现牧行珂还没有回来,于是下楼去往他来时特意记住的地方。

茶馆有说书的人,就有听书的人,这倒是个听消息的好去处。

牧行珂的哥哥看样子是个厉害的人物,茶时想了想觉得没有打交道的必要。

这种人说不定被大宗门暗中盯着,要是与他走的进了难免不被那些人注意到。

他现在没有修为自保,靠白小喵给的东西更不是长久之计,能不被那些人关注再好不过。

虽然不想与那牧行珂打交道,但是茶时却有点想知道牧行珂的哥哥是不是也如他那般黑?

茶时内心思绪万千,面上却不动声色。

只听方才谈论的几人声音忽然小了下去,神情激动像是在说一些了不得的事。

“真没骗你们,所以说牧行知分不清好歹。”

“什么好歹?”茶时走近了便听到这句话,他过来是想知道这些人讨论的是不是有关拾风涯勾结魔族的事。

听他们之前的话,牧行知给他人的印象是天赋过人又重情重义,这会儿又听到反驳他的话,忍不住便问了。

三人见有人打断他们的谈话,都有点不高兴。

离茶时最近的一人抬头看向来人,见是位清冷俊秀的红衣少年,皱了皱眉。

明日便会测试灵根天赋,这个时候来这的又是位符合清丰宗招收新弟子标准的少年,说不定走了好运就被测试出灵根了。

不管有没有,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少惹事的好,想到这少年想要呛出口的话立马咽了回去。

“这就是小道消息,我说了你可别说出去?”

毕竟是说牧家的私事,这少年不想落人口实,偏又对着茶时不好拒绝,少年眉头皱的更欢了。

《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