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快穿之女主总被杀》女主被杀开始快穿逃避追杀 精彩内容 快穿之女主总被杀主角是荆灵柔,荆子钦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09-11 12:08:28

《快穿之女主总被杀》女主被杀开始快穿逃避追杀 精彩内容 快穿之女主总被杀主角是荆灵柔,荆子钦的小说 连载中

《快穿之女主总被杀》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秦慕雪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荆灵柔,荆子钦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秦慕雪原创小说《快穿之女主总被杀》,主角是荆灵柔,荆子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没过多久,荆灵柔和凌莫臣终于出了玄冥秘境。 凌莫臣虽然不舍荆灵柔,但少女却强烈要求自己一人回天山宗,让他不必担心。 他虽然心里担...展开

《快穿之女主总被杀》免费试读

没过多久,荆灵柔和凌莫臣终于出了玄冥秘境。

凌莫臣虽然不舍荆灵柔,但少女却强烈要求自己一人回天山宗,让他不必担心。

他虽然心里担忧不舍,想陪在她的身边,在她似水的眼眸前,他还是点了点头。

“你不用担心,好歹我现在也是分神期的高手,再加上我可是天山宗的宗门之女,有谁敢动我!”

她笑眯眯的觑着他,拉着他的衣袖晃了晃,唇边的笑意甜的粘牙。

见他终于点头答应,荆灵柔呼出一口气。

御剑飞行回到天山宗的途中。

……

……

天山宗主殿,荆晟坐在主位上。

苏画琴和荆子钦在下方垂首而立。

荆子钦声音带着一些颤抖,总是潋滟的桃花眼划过丝丝悲痛,骤然间失了神采,“对不起……师父,是徒儿无能,没有保护好师妹……和众多师弟们……”

他拱手行礼,突然跪在了荆晟面前,坚硬的鎏金大理石石板上,发出重重的响声。

欣长的身影单薄,一瞬间平添悲凉,他的眼睛似有泪水溢出,心脏骤然间也在发疼,像是不堪忍受痛苦。

看着荆子钦一副悔痛不已的神情,荆晟悲从中来,面色颓然许多,他以为自己的女儿天资聪颖再加上有荆子钦和一众弟子随从根本不会有什么问题,谁知终究是他大意了,害得自己的女儿身死道消,是他的错啊!

饶是修习道法百年的荆晟,也不禁老泪纵横,心脏再坚硬如铁,始终舍不下亲情啊!

下首的苏画琴默默低头不语。

大殿的四周一时间静寂无声,悲伤痛苦的氛围笼罩着。

自荆子钦和苏画琴两人回来,天山宗的其余弟子们就赶忙上前迎接。

他们包围着二人,脸上全都是兴奋不已的神情。

一名年纪尚小的弟子询问:“师兄,师姐呢,你们定然是拿到了众多奇珍异宝吧!”

“对呀对呀,玄冥秘境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呀,里面有什么东西呀?”

“听说,玄冥秘境很是凶险,你们有没有遇见什么上古神兽啊?”

众多弟子语气兴奋的问着,各个脸上洋溢着好奇,一双双求知的眼睛盯着荆子钦。

荆子钦面色有些难看,眼睛里划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唇边的笑意有些滞涩。

苏画琴见状,面上痛惜伤心,眼睛里含着一汪清水,话未出口,面上已经划过一串串珍珠般的泪珠。

她拿绣帕捂脸,语气哽咽道,“荆师姐……她,她与我们走散……之后再也没有找到她……”

她这句话说的很有技巧,轻易便遮掩了她想要拿洗灵草的过错将自己撇的一干二净,也不暴露自己最后将荆灵柔抛下还获得了洗灵草的事实。

这一切仿佛都是意外,荆灵柔只能怪自己,与他们无关。

说是找不到了,但众人清楚在那样危险的秘境,一人如何能够脱身,必然是……死了。

众人一时间寂静无声。

谁能知道天山宗宗门之女,天赋异禀的荆灵柔竟会死在玄冥秘境里,令人唏嘘不已。

只有荆灵柔的侍女双眸通红,含恨的指着眼前一身单薄身姿的苏画琴,愤怒大吼道,“你胡说,是你,一定是你害了小姐。”

苏画琴像是震惊为何侍女对她如此,有些受伤的倒退几步,眼睛微微睁大,捂住心口,委屈的开口:“你为何这样说?我怎会害荆师姐,我根本没有理由啊!”

侍女逼近,振振有词道:“你当然有,苏画琴,你不是喜欢荆师兄吗?因此嫉恨小姐,陷害于她不是吗?!”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看着苏画琴和荆子钦的神色也变了许多。

苏画琴掩着脸色,心下暗恨,这该死的侍女。

她抬头,神色坦然,眼里一片坚定,“你误会了,我与荆师兄只是师兄妹关系,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更是将荆师姐看做恩人,断不会陷害与她的。”

如此坦荡的模样,如果不是侍女坚定自家小姐被害与她有关,恐怕也会被她迷惑。

众人看着她言辞坚定,面色坦荡的模样,心中已然有些相信。

侍女气愤极了,又欲上前指责。

荆子钦拦住,上挑的挑花眼里满是严肃,温润如玉的脸庞显得有些冷峻。

他薄唇紧抿,轻声道,“够了,此事由我承担,我自会去与师父请罪。”

苏画琴瞥了一眼荆子钦,微微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

……

到了天山宗,荆灵柔缓缓走上前。

众人本来陷入悲伤之中,一时竟没有人发现,直到那名侍女发现自家的小姐竟然就在眼前,急忙奔上前去。

“小姐,太好了,你没死。”侍女眼睛哭的通红,看见荆灵柔大声哭喊,一张圆溜溜的小脸皱成一团。

荆灵柔不禁觉得好笑,拿出帕子,替她擦拭眼泪,嘴角噙着笑意,好看的狭长凤眼闪烁点点星光,“好了,哭什么,我不是还在这嘛。”

侍女感受着脸上轻柔的力度,不由得有些怔住了,小姐,原来还是善良的小姐,虽然有些变了,但这样可能也是好事呢,她呆呆的想着。

荆灵柔轻笑摇了摇头,她放缓了声音轻声细语的问道,“师父在哪?”

侍女这才回过神来,急急道,“在主殿——”

她又补充道,“——荆师兄和苏画琴也在。”

荆灵柔听闻以后,越过怔愣的众人,跨步向前,懒洋洋的声音说道,“无事,我去见师父。”

等荆灵柔到主殿的时候,发现荆子钦跪在下首,苏画琴站在一旁,荆晟在上首主位捂脸垂头暗自神伤。

“师父,我回来了。”荆灵柔的声音轻柔至极却在寂静空旷的大殿里发出巨大的反响。

荆晟骤然抬头,不敢置信,一瞬间以为自己眼花,之后才确认是真的。

他声音不自觉颤抖,有些沧桑的面容绽放出神采,急声道,“柔儿,真的是你?!”

荆灵柔上前,注视着他,笑容乖巧,“父亲,女儿回来了。”

荆晟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好,你无碍便好,我就放心了。”

荆子钦和苏画琴在荆灵柔话音未落就已经震惊不已,荆灵柔怎么可能活着回来?!

在上古神兽的攻击下,她不过结丹期的修为怎么可能完好无损?!

荆灵柔侧脸瞟了眼他们,看见荆子钦微微僵硬的身体和苏画琴紧紧握住帕子的手,蓦的眼睛全是笑意,嘴角勾勒一个上扬的弧度。

这可真是好玩呢。

荆灵柔看了一眼荆子钦,眉头微蹙,脸上全是关心的神情,“父亲,你不要怪师兄,这件事与他无关。”

是的,虽然她没有听见他们说什么,但她也知道,荆子钦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临阵逃跑将她丢下的事实,不过是做一个样子说他没有照顾好自己而已。轻而易举获得父亲的原谅又不会暴露真相,真的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不过,她现在还不打算拆穿他们。

荆晟瞧了眼自己女儿一副紧张的样子,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荆子钦,叹了口气,“也罢,既然你已经回来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荆子钦听闻,拱手行礼,眼里是幽深复杂的神色,“谢师父。”

苏画琴也是不明白这位宗门之女搞什么名堂,心下有些不安。

不过,她暂时压下这份不安,毕竟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这次她没死只不过是意外罢了。

荆灵柔在一旁打量他们的神色,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三人告退以后,荆灵柔走在长长的走廊上,神情休闲愉悦。

荆子钦急忙追上,他说话轻柔,一双上挑的桃花眼似水含情就那么专注的看着你,充满歉意道,“师妹,对不起,秘境之事是我的过错。”

荆灵柔停下转头,眉目舒展,面容平和,毫不在意的说,“师兄不必在意,如今我已安然回来,无须歉疚。”

“不,师兄是个胆小鬼,那日后心中愧疚,去寻你却始终没有找到,心中难受悔恨不已。”

荆灵柔笑容和煦,轻声道,“师兄,我真的不在意,不必如此。”

见苏画琴也要上前道歉,摆手道,“我回来有些疲累,便回房间了。”

“好,快去休息吧。”

荆灵柔点头转身离开。

荆子钦目视她离开之后在周围设下法阵,苏画琴急忙问道,“你说她真的毫不怀疑?”

“她一向是单纯的性子,自是不会想多的。”他的眼里漆黑如墨。

“把洗灵草给我吧。”

苏画琴眼神一暗,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闪闪发光的灵草出来不舍的递给了荆子钦,她其实也是有贪婪的,不过她也知道现在自己还没有那个实力拥有。

荆子钦拿过洗灵草放入乾坤袋,挥袖解除了法阵快步离去。

荆灵柔在殿内,上空悬浮一个水状法球,球体透明,正在播放画面,赫然是刚才荆子钦和苏画琴在法阵里说话的片段。

听完以后,荆灵柔忍不住的笑意,她揉了揉唇角,很好,这一切都和她预想的差不多,她现在非常期待接下来的情节呢。

希望他们不会让她失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