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叶总,你家老婆又撒野了》顾少你家老婆太拽了下拉氏 精彩阅读 叶总,你家老婆又撒野了全文章节

更新时间:2020-09-11 00:05:14

《叶总,你家老婆又撒野了》顾少你家老婆太拽了下拉氏 精彩阅读 叶总,你家老婆又撒野了全文章节 连载中

《叶总,你家老婆又撒野了》

来源:作者:之子言归分类:婚恋主角:宁弈,叶司寒

《叶总,你家老婆又撒野了》由网络作家之子言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宁弈,叶司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彼时,宁弈抿着咖啡笑出来。 “我喜欢这个小妖精。”他说。 “嗯,她的资料,我三分钟后,我会发送到你的手机上。”婉秋说。 宁弈抿唇...展开

《叶总,你家老婆又撒野了》免费试读

彼时,宁弈抿着咖啡笑出来。

“我喜欢这个小妖精。”他说。

“嗯,她的资料,我三分钟后,我会发送到你的手机上。”婉秋说。

宁弈抿唇笑的更欢快,很是好奇,“婉秋啊,你知道高城起码有一半以上的女人想睡我吗?”

“知道。”婉秋看都不看宁弈一眼,“但是我更知道,全高城的女人,都更想睡叶司寒。”

宁弈吃了瘪,放下手里的咖啡,斜视着婉秋。

婉秋是他的青梅竹马,清冷的性子不喜欢男人,为了避开家族的相亲就主动请缨过来攻略自己。

说为了家里的生意添砖加瓦,但是其实,宁弈从来没有得到过婉秋的一个好脸色。

宁弈忽然就好奇,问婉秋,“每次听到叶司寒,你就替他说话。”他把报纸人摊在桌子上,五指撑着给报纸掉了头,字体的正面正对着婉秋。

“但是人家要结婚了你知道吗?还跟我喜欢的小妖精浓情蜜意呢!”

说完,他就等着婉秋的反应,喜欢喜欢,好歹要吃点醋的。

谁想到,正在给文件分类的婉秋看都不看,合上了手上的一本加急合同,直接扔在报纸上。

“签字。”

宁弈拧开钢笔沙沙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动作之快换回了婉秋的一句嘲讽。

“签字都不看看,哪天我把你家产给偷完了,看你还有本钱勾搭人家叶司寒的女人没有。”

大大方方的说偷,婉秋脸不红心不跳。

宁弈笑出来,把文件推过去,“那我劝你还是别偷了,不然的我没家产没底气勾搭小妖精,你的叶司寒可怎么办。”

玩笑说完,叮的一声脆响。

婉秋放下手机,拿起合同看了一眼,“你的小妖精联系方式发给你了,但是我劝你放弃,那可是叶司寒的女人,订了婚就是很看中的意思,明白了吗?”

这语气带着警告。

一下子就让宁弈坐直了身体,两只眼睛放着光,迅速拿起手机。

“办的不错。”看着上面详细到三围的资料,宁弈是真心的夸赞婉秋,“说说看,想要什么奖励?”

“不需要。”婉秋收起文件要走,较下一顿,皱起了眉头,“叶敏昌的那批货咱们吃不吃?”

宁弈暗灭了手机。

“叶敏昌最近在干什么?”

婉秋想了一下,“昨天听说跟海关的人走的很近,应该就是那批货,现在咱们这边也有买家再打听,您知道,这东西,是违法的。”

电子原件。

高城的消费力很高,但是制造力更高。

宁弈手指捏着手机,黑色的物体在掌心翻飞,他目光随意落在某处,不言不语。

这批电子原件是国外进口的,主要放在手机上可以把手机的性能呈几何倍数提高,但是有专利在。

国外虽然许可他国制造,但是高城本土是禁止的。

吃了这批货,宁弈有把握在一天之内把这批货上的痕迹抹干净,那么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但是,叶敏昌到底是叶家人,叶家现在是叶司寒当家,叶敏昌的货自己未必就比叶司寒知道的早,既然知道还不动手,反而透出消息给自己,叶司寒是什么意思?

“船后天到。”晚秋提醒。

也就是说,这批货如果宁弈不要,她就不在关注了。

眼前的男人沉默,婉秋眉头深了不少,她开口提醒,“就算是要得到那个女人,你也不用生意打击叶敏昌,或者是叶家。”

失了商人的信誉,得不偿失。

被人戳穿了心思,宁弈抬起头盯着婉秋,眼中颇为欣赏,“你说你心思剔透干嘛不回家继承家业,或者嫁人。”

“哼。”婉秋白了宁弈一眼,转身走人。

懒得跟他废话。

这样子,宁弈看了歪着头摸了摸脸,连她都看出来自己故意在转移话题了吗?

这么明显的吗?宁弈拉开抽屉点了烟,抽了一口吐出青白色的烟雾在眼前虚虚实实的游荡。

忽的一下他笑出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犹豫什么。

掐灭了香烟,宁弈起身拿出手机给那个刚刚拿到手的电话号码打电话。

电话响了三声,就被人接起来。

“你好?”

电话里的声音清脆好听,心情不错的样子。

宁弈心情也跟着不错,声音缓和起来,“嫁给叶司寒心情就这么好?”

电话里,纪谣一愣,她把手机拿到眼前看了一眼,有点懵,难道自己接到的第一个质问为什么自己这个小贱人还能嫁给叶司寒的电话,要是个男人打过来的?

纪谣脑子一抽,问电话里的男人:“他也把你给睡了。”

宁弈听到这话一愣,然后瞬间笑起来,“哈哈……真是可爱。”

这么好玩的女人,怎么就便宜叶司寒了呢。

宁弈把电话换了手,一手按着电话,一手把报纸反过来,看着上面女人的面孔,声音玩味。

“还记得我吗? ”

低沉的声音带着那么一丝丝的轻佻,这个声音让纪谣的眯了眯,然后想起一张帅气而又猥琐的脸。

好像她还差点让人家断子绝孙来着。

那个猥琐男,纪谣想到这个词,最是嘴巴比脑子快,想到的时候其实,电话里已经把和这个词语非常清晰的传到了宁弈的耳朵里。

换回的是宁弈又一阵子大笑。

纪谣掏掏耳朵,颇为厌烦的说。“你叫什么什么来着?”

终于男人笑够了,“什么什么什么?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不认识就说不认识,何必……嘟……”

既然不认识,何必说那么多废话。

再说了,也不是什么好人,纪谣甩开电话,皱皱鼻子继续看她的电视剧。

现在是下午,纪谣没事做。

电视上发播放着别人北悲欢离合,没有赚取到纪谣的一滴眼泪,倒是在手机安安静静躺倒片尾曲的时候,响了一下。

又是推销。

不然就是记者,纪谣不想看,晚上吃饭的时候,叶司寒打电话回来,说让她自己吃饭。

纪谣撒了娇,软声软语的抱怨了没有叶司寒的晚餐是多么清冷,还是十分耐心的说了几句,“没有你的生活,我在家里都难过死了。”

说完,纪谣就挂了电话。

这头的叶司寒拿着电话,喉咙里的话梗着不上不下,眼底的晦暗。

又欠收拾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