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忆离沙》忆离笙 YAOI 忆离沙GV

更新时间:2020-07-09 18:05:44

《忆离沙》忆离笙 YAOI 忆离沙GV 连载中

《忆离沙》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云起牧歌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林雪,萧澈

完结小说《忆离沙》是云起牧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雪,萧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小芸,你怎么了?”林雪望着小芸泪如雨下的模样,心疼道。 “你也想家了是不是?”林雪说着,替小芸拭去脸上的泪水。 “陪着我,苦了...展开

《忆离沙》免费试读

“小芸,你怎么了?”林雪望着小芸泪如雨下的模样,心疼道。

“你也想家了是不是?”林雪说着,替小芸拭去脸上的泪水。

“陪着我,苦了你了。”

“不,主子,小芸已经没有亲人了,能陪着主子,是小芸的福分。”

林雪继而握着小芸的手,道:“小芸,你的心意,我还不知道吗?你对我哥哥……”

“别说了小姐,小芸身份低微,我和大少爷,不可能的。”小芸抿了抿唇,苦笑道。

“那可不一定,若大哥他对你也有情……”

“有没有,小姐以为小芸看不出来吗?”

林雪见小芸这般执拗,想着自己也是劝不动了,便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好了好了,我们先不说这件事了。”

接着,她朝街道上看了看,指着前方不远处的酒馆道:“走啊,我们去那里看看。”

“啊?去那里干什么?难不成你又要喝酒?”小芸不情愿的望着林雪,道。

“谁说去酒馆就得喝酒啊!”

“诶!”

林雪也不与她多言,拉着她便往酒馆内走去。

她刚一坐下,屋内便有一个白净的弱冠男子朝她憨厚地笑着,慢慢走到了她面前。

“两位姑娘,你需要上点些什么?”男子柔声问道。

林雪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的这个人,又快速地扫了扫这酒馆的内部,自言自语道:“还不错。”

“主子,这位小哥问你话呢!”小芸见自己小姐这样,无奈的轻晃了晃林雪。

林雪这才缓过神来,对青年道:“小二,劳烦你叫一下你家掌柜的,本姑娘有事找她。”

“好的,姑娘您稍等。”

“主子,你找这家掌柜干嘛?”

林雪抚着桌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对小芸笑道:“小芸,你还记得那日我和你说,我想开一家酒馆的事吗?”

“啊?”

“开酒馆?”小芸吓得一愣。

“不可啊!主子,你的身份这般尊贵,怎么可以?”

林雪也不理会小芸说的话,只是望着朝自己走来的人。

“姑娘,我们家掌柜的来了。”

走上前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留着长胡子,看起来十分老成。

“掌柜的,就是这位姑娘,她说他要找您。”弱冠男子指了指林雪,对中年男人道。

“这位姑娘,你找老夫什么事?”中年男子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眉目如画的年轻女子,看她穿的如此华贵,应该也是达官贵人家中的女眷,莫不是又和上回来的一样,是来寻自家夫君的?

想到这,不禁心中一颤,那个悍妇,当日将自己的酒楼搅得天翻地覆,自己花了好长时间才又把一切打理好,如今……可看着这个女子,好像也不是那种凶悍的人,我且听听她说些什么。

“掌柜的,小女子有礼了。小女子来这,是想跟掌柜的商量个事。”

林雪望着掌柜有些诺诺的模样,不禁疑惑,自己明明生得一副花容月貌,为何这个掌柜会这样胆怯地看着自己呢?

不过这样正好,若是他怕自己,若是买下了这个酒馆,以后便好打理了。

“何事?林姑娘请说。”中年男子长长舒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来找人的。

“小女子自小就喜欢经商,见贵酒楼里外都很气派,生意又红火,所以,想买下贵酒楼。”林雪不紧不慢地说道。

“啊?林姑娘说笑吧?”中年男子不禁吓了一跳,如今的姑娘家,都是这般大胆的?

“小女子是认真的,如若掌柜的愿意,我愿意出双倍的价钱,并且这个酒馆还是由掌柜的代为打理,您也不用担心没事做。”

林雪见他一副不相信的模样,对一旁的小芸说道:“小芸,拿钱袋出来。”

“主子。”

“快点!”小芸这才很不情愿的将包中的钱袋拿了出来。

林雪笑着将其放在了中年男子手中,对他道:“掌柜的,你看这些银两够不够?”

中年男子打开钱袋,看里面装的钱,简直就是能买五个他这样的地盘,他一向爱财,这等好事他怎能不答应?

“够了够了!林姑娘,我答应你。”

“小二,到我屋里将我那房契拿来,给林姑娘。”中年男子边小心地装好银两边道。

“是。”

“不了掌柜的,我还有事要做,这定金我先交下了,既然我今日来了,也不怕掌柜的不认,明日我再过来。”

“姑娘说的哪里话,我刘如实虽爱财,但也是有原则的,姑娘放心好了。”

林雪想着天色已晚,怕萧景会发现自己偷偷出府了,告别了刘如实后,便往回王府的路上赶。

可他刚出了酒馆,转而到了一个巷口,便被一个来路不明的男子挡了去路。

“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么?”

林雪感觉不妙,嘴上虽然依旧毫不饶人,而自己的身子却依旧本能的后退。

萧澈不由分说,轻手取下林雪腰间的玉佩。

“你干什么!还给我!”

萧澈拽着玉佩不放,仔细打量了起来。

良久,他才抬起眸,靠近林雪道:“你这玉佩是哪里来的?”

林雪被这来路不明的怪人气的不轻,他抢了她的东西,竟然还问她这是从哪来的,哪有这样的道理!

“在我的身上的自然是我的东西!你快还给我!”

他却并不理会她说的话,反而有些错愕地对她道:“难道你是她?”

“谁?”

“说,你到底是不是她?还是说,这玉佩是你抢来的?”她见林雪不说话,一时性急,握起林雪的手腕道。

“主子!”小芸吓得过去营救,却被这个坏蛋一下子就推到了几尺外,疼的站不起来。

“小芸!”林雪气急,对萧澈吼道。

“你干什么,你放手啊!”林雪的手腕被他勒的生疼,奈何就是挣脱不开。

“快说!”萧澈依旧冷着眸望着她,不可辩驳地道。

“你是疯子吗?这玉佩是我从小戴到大的!”

“果真如此?”

“这上面的图案是雪花,而我单名一个雪字,你自己看啊!”

此时林雪憎恨自己没有跟哥哥学得一身好功夫,否则此时她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疯子!

萧澈闻言,又看着手中的羊脂白玉许久,半响,才读出了一个“雪”字。他这才缓缓放下林雪的手。

“果真是你?”他带着欣喜,又略带歉意的道。

“这回你该相信这是我的东西了吧。”林雪揉了揉自己被这个男人勒红了的手腕,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

“我是造了什么孽,会遇见你这个疯子。”

“对不起,是我太没有分寸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