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以疼痛之名》以父之名 GC 以疼痛之名69文

更新时间:2020-01-10 18:04:18

《以疼痛之名》以父之名 GC 以疼痛之名69文 连载中

《以疼痛之名》

来源:作者:祺小朵分类:青春主角:杜北冶,茹颜

独家完整版小说《以疼痛之名》是祺小朵最新写的一本青春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杜北冶,茹颜,书中主要讲述了: 趁着寒假的时间调整了心情,新的一个学期很快就到来了。到校第一件事就是重拾书本认真学习。学校设有补考,我必须通过,否则就有可能留级。...展开

《以疼痛之名》免费试读

趁着寒假的时间调整了心情,新的一个学期很快就到来了。到校第一件事就是重拾书本认真学习。学校设有补考,我必须通过,否则就有可能留级。不过我并不担心这个,通常只要你参加了补考,只要分数不过分,学校都是可以放行的,更何况我在老师眼里一直是个好学生。妈妈也打电话跟班主任解释过了,包括我的心脏我的病。于是,所有的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一切都是我的病所造成的,没有人怀疑到杜北冶,因为在别人心里,我与他本身就毫无关系。两个根本就联系不到一块儿的人,又怎么会被人怀疑呢?

开学第一天的时候,我拖着厚厚的行李进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一眼就看到了穿着张扬的橙色外套的茹颜。她把她一头散散的亚麻色卷发扎了起来,斜斜地歪在一边,上面还绑了一只可爱的HELLOKITTY,是正版的,很精致。我追了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茹颜!”我叫她。

她转过头,看见我,没有一点惊喜,相反,她的眼里透出一丝慌张,”小东西,是你?”

“不是我是鬼啊?”我学着她平常的语气说,顺带扮了个鬼脸。

她淡淡笑了笑。

“你怎么了?没事吧?”我有点儿担心地问,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没,没事。”她避开我的手,”你别对我那么好了。”她说。

然后她低下头去,快步地离开。我愣在原地,手还在半空中没有放下。前天与茹颜通电话的时候她还好好的,今天却对我如此冷漠。我看着她的背影,有些仓促,似乎在逃避,逃避一些东西。可是,究竟是什么,我却不知道。放下举在空中的手,回转身去拿行李,我看到杜北冶背着斜背包迎面走来,他低着头,额前的刘海遮住他深邃的眼睛。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他连头都没抬一下,而我却听见自己虽轻声却仍然清晰地说,我说,杜北冶,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我确信他听见了,因为我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微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又是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一个瞬间,两个对于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人却如此简单地与我擦身而过。我回首,却握不住他们。我要失去的,似乎不只只是这样一段暗恋心情。

进行补考是开学第二天的事,待到成绩公布时,已是八天以后。这近10天时间里,我主动地和茹颜说话,找她一起玩,她却总是对我躲躲闪闪。成绩出来,我全部以高分通过,而茹颜的数学却仍然不及格,要接受最后一轮的补考。

她趴在桌子上,似乎很累的样子。最近她总好象没有精力,上课出去的次数也少了,只是趴在桌上睡觉,别的事什么也不做。偶尔娃娃会去和她说话,但她的态度却一直很冷淡。

似乎发生了很大的事,她谁都不愿告诉,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承受。我有些心疼,不知是心疼她,还是自己的心确确实实地疼了。经过很大的挣扎,我再一次站到她的面前。她垂着头,把脸埋在她的手臂之间。

“茹颜!”我轻轻叫她。她抬起头看我。”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做错了,所以你……”

“没有!”她打断我的话。“小东西,你一点儿错也没有,错全在我。”

“你错什么了?”我急急地说,“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

“包括杜北冶吗?”她看着我的眼睛,有一点执着与认真,我一下子愣住了。

“你说什么?”我不敢相信地问,“你说,杜——北——冶?”

她苦涩地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不是的,”她说,“我只是举例而已。小东西,以后别对我那么好了,我——”她停顿了一下,“我消受不起。”她起身往教室的后门走去,“吱嘎——”她打开了门,随着“砰——”的一声,门又被她重重地关上。

严寒二月,我的心在飘雪。

至此以后,我与茹颜有半个多月没有来往。她恢复了很多,开始与学校里各种各样的男生打闹嬉戏,也开始逐渐在上课的时候翘课出去;她涂妖艳的蓝色眼影;她披着她那头亚麻色的海藻般的卷发……一切都恢复了,恢复到她没有认识我之前。

这一段时间内我一直独来独往。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发呆,偶尔写写稿。我甚至有些怀疑,怀疑我与茹颜的过往是否都是真实的。它就像梦境一般,美好着却并不真正属于我。

但是,不久以后,茹颜便用她的行动告诉我这些都是真的,并且它还延续着,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是的,任何人,包括杜北冶。

那天的时候我正在教室里写字。天气还是有点冷,我穿着薄薄的T恤,在外面裹了一层厚厚的外套。这样子,才不至于让我显得更笨重。娃娃就在我停笔的一刹那冲进教室。

“看见茹颜了吗?”她气喘吁吁地问我。

“没有啊。”看着她急切的样子,我又关心地问,“怎么了那么急?”

“北冶被刀疤叫去了。我了解刀疤,他不会放过北冶的!只有茹颜可以阻止他。安冉,如果看到茹颜,让她马上到篮球场,好不好求你!”

我木纳地点头,脑里只有三个字:杜北冶!

我答应了娃娃,却没有做到对她的承诺。因为在她离开后的下一秒,我径直冲向了篮球场。

我说过,从我们教室到篮球场约有五分钟的路程。而我那天一路急跑,不过两分钟便气喘吁吁地来到球场。这个时候,我的心脏有开始绞痛,或许是由于跑得太急所至。我来不及想这么多,也没有心思去管我的病,现在,我最关心的只有杜北冶。我要看到平平安安的他。只是这样,这样就已足够。

老远我就看到杜北冶与刀疤面对面站着,刀疤的身后跟着一群人,而杜北冶却是独自一个。他白色大衣的衣链敞开着,灌满了寒风,鼓鼓地在他身后飘起。刀疤的手中拿着一柄亮晃晃的东西,好象是刀。他拿它拍了拍杜北冶的左脸。围观的人有很多,都是远远地看着,可是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住手!”

有人说了!

我看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向我射来,而那句勇敢的”住手”正是从我喉咙里冒出来的。

“住手!”我说,随后冲破人群挡在杜北冶身前。我的心脏越来越痛,额头逐渐有汗冒出来。

刀疤费解地看了看我,皱着眉头喊出了我的名字,“申屠安冉?”

我喘了口气,我说:“刀疤!你到底想干什么?”

“呦——”刀疤拖长了尾音,“怎么?小安冉想以德报怨了啊?人家杜北冶可似乎不愿意搭理你啊!”

我咬了咬嘴唇,我说:“他怎么做是他的事,我怎么做是我的事。似乎都与你没什么关系。”

刀疤往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我,“脾气倒挺硬!怪不得杜北冶拒绝了你倒还像个没事人似的。”

我没搭话。心脏的疼痛已让我说话都觉得吃力。开学的几天后,几乎全校人都知道高三(12)班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丑丫头在追校草杜北冶。各种传言纷纷嚷嚷,什么版本都有,我早已不在意了。

“不过单单脾气硬可没用——”刀疤接着说,“胆子硬才行。”

“说吧!”我说,“你想怎么样?”

“走开——”我听见杜北冶在我身后低低地说,他的话语中不带有一点儿感情色彩。

“不!”我转头简短地告诉他。又回头对刀疤说,“你说的我都会照做!”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只是看着杜北冶的时候我便突然有了勇气。我不愿意看到他一个人站在风里,更不愿意他一个人来面对所有的一切。他的蓝色短发,白色大衣,还有他漂亮的唇钉都让我不舍。杜北冶,我没有办法得到你的爱,没关系,真的。人生总是这样,付出与回报永远都不是正比。杜北冶,我只能用我微薄的力量关怀你,守护你。杜北冶,请你不要再拒绝了,不要再拒绝我仅剩的所有了……

“让她走开。”杜北冶说,“刀疤我和你所有的事情与她无关。”

刀疤不置可否地点头,”原本是与她无关。”他说,‘可是现在有关了。”他往前走两步,站在我的面前,用手托起我的下巴,“小安冉,我倒还真没看出来你也是颗感情的种。”他身后的人跟着起哄,他淡然地笑了笑。“我在这里刻过一刀。”他说,“为了尹林菁。”他抬起他的右手,手臂内侧一条丑陋的刀疤延伸着,触目惊心,“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他晃了晃手中的刀,把刀递给我,“在你的手臂上,刻下他的名字?”

刀疤所说的”他”便是杜北冶。在我接过他刀的下一秒,杜北冶一把把我拉到他的身后,“刀疤你别太过分了。”他说,“有什么事你冲我来!”

刀疤没理会他,只是斜眼看着他身后的我。所有人都在看着我,除了背对着我的杜北冶。

我”哗啦——”一声拉开大衣衣链,脱掉大衣露出单薄的长袖T恤。天气很冷,而我心脏的疼痛却让我的额头不断渗出汗珠。我费力卷起我的衣袖,我说,”刀疤!你看好了。”

“你疯了?”杜北冶转身抓住我的手腕,他微微皱着眉头。看到我额头细细的汗珠时似乎出了一惊,“你怎么了?”他问我。

“别管我!”我甩开他的手,拿刀在手臂上轻轻一划。

就在一刹那的时间,血密密地渗了出来,顺着手臂往下淌,滴到我的指尖上。

围观的人唧唧喳喳炸开了锅,讨论的,讽刺的,当然还有尖叫的。

“闭嘴!吵死了!”刀疤低低咒骂了一声,四周立刻一片寂静。他朝我的手臂望了一眼,“申屠安冉,我是让你刻他的名字,这样轻轻地划一刀算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说,“我只是试试这刀锋不锋利。”

“好!”他挑了挑眉,“有种!”他说,“那么——开始吧!”

“够了!”杜北冶伸手抓住刀锋,刀尖已刺入我的手臂,浅浅地,有血星冒出来。

“放手!”他说。

我倔强地看着他没有动。

“我说,放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