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桃花怨》桃花源记手游 耽美狼 桃花怨鬼畜

更新时间:2020-01-10 06:05:12

《桃花怨》桃花源记手游 耽美狼 桃花怨鬼畜 已完结

《桃花怨》

来源:酷匠网作者:金衣公子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叶问风,言颜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金衣公子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桃花怨》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叶问风,言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颜回将剑合上,道:“颜儿,你跪下。”言颜听了,便跪了下来。“这把星月剑,日后便交与你来保管了。”颜回将剑给了她,可她并没有收下。只...展开

《桃花怨》免费试读

颜回将剑合上,道:“颜儿,你跪下。”

言颜听了,便跪了下来。

“这把星月剑,日后便交与你来保管了。”颜回将剑给了她,可她并没有收下。只是看着自己的师父。星月剑乃星月剑派掌门人所持之物。今日师夫竟要将它送给她?!

“你是保护好此剑的唯一人选。待你随你的师姐们完成任务回来,为师便将这掌门,传授于你。”

“师父?”

知道她想要说什么,颜回便说:“颜儿不要推辞。你定要保护好这把剑,千万不要让它落入奸人之手。否则,只怕会生灵涂炭啊!”

言颜接过剑,道:“师父放心!我定会保护好此剑!剑在人在,剑失人亡!”

后来,她经历了一件不愿再想起的事。那件事令她跌落悬崖,导致重伤,还差点就此死去。她用了许长时间,才彻底恢复。但她却听说,她的师父在她坠崖之后便失失去了踪影……

她以“毒蝎子”的身份行走于江湖之中。一来赚钱,二来寻师。做杀手虽能赚到许多钱,但她的双手,早已沾满了鲜血。那些死在她手里的亡魂不计其数。他们的亲人在不知谁是幕后主使时,便向她来寻仇。此次已是他人第几次来找她寻仇,她已记不清了。正如她记不清自己所受冰夜花的折磨的次数一般。

这时,叶问风带着大夫走了进来。言颜便立刻合上了剑。

“为何不在床上多休息会儿?”叶问风问。

言颜并没有回答。

叶问风摆了摆手,大夫便走过去为她把脉,又用手背摸了摸她的额头。

“她如何了?”叶问风看着拧着眉的大夫,心里也不禁担心了起来。

“少庄主,这位姑娘,她高烧不退,脉象紊乱,情况不太妙啊!”大夫拧着眉,摇了摇头。

叶问风看向了言颜。她的目光仍在剑上仿佛她不知大夫所言一般。她的眼中,似乎只有那把剑。他又转身吩咐一定要用最好的药来医治她。

言颜不言不语也不动。过了一会儿,叶问风与大夫相继离去,独留言颜一人坐在那里。

不一会儿,有人送来清淡的食物,可言颜一口也没吃。她就这样一直坐到了深夜。其实,她一直都在调息自己的内力。快至子时时,她便吃了一颗苏扬给的药。然后抱着剑走到了床边。她将剑放至床的里侧,自己也便躺下了。

随着子时的到来,她的额上隐约现出冰夜花的模样来。

白天。

叶问云端了饭菜与汤药来,却见昨日的饭菜,她竟一口没吃。她便走到床边,轻轻唤着她。可无论他怎么叫,言颜都是没反应。她的手放在她露在外面的肩上,却发觉她身上好冷。她一用力将她翻过来,她这才发现她的脸色惨白,唇上毫无血色。她用手背摸了摸她的额头,却发觉好烫好烫。

大夫很快便过来了,他拧着眉为昏迷的言颜把着脉。

叶文风闻讯也赶了过来,看着床上的人儿惨白脸色,他便紧锁了眉头,眉宇间尽是担忧。

大夫仔仔细细地诊断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说:“少庄主,言姑娘她体内积寒已久。”这时,言颜渐渐的睁开了眼,大夫仍在说着:“此次又受重伤,恐怕……”大夫摇了摇头,他实在是无能为力!

叶问云看出兄长的担忧,便连忙问大夫:“难道真的无法医治了吗?”

“无碍……”言颜说着便要起身。

叶问风见此,立刻去扶着她,助她起身,让她靠在后面。

“来,我为你运功疗伤。”叶问风说着便要如此做。

言颜却拒绝了:“不必,吾知吾身,无碍。无需费心费力。”她重伤时,便是如此模样。看似活不了,其实不然。这也全要归功于冰夜花。

“云儿师妹!”一个男子快速的走了过来。

叶问云转身,待男子走近后,便问:“程师兄,何事如此帮忙?”

“师傅唤你过去。”程梧回答道。他是风云山庄大弟子,自小便被风云山庄所收养,而且他的师夫,风云山庄的老庄主——叶秋还教他武艺,待他如子。他一直都很感激风云山庄。

叶问云有些奇怪,父亲找她究竟有什么事呢?

待她到了书房,才知道他是来打听那位言姑娘的。

叶秋觉得,风儿早已过了成家的年龄,他心里也是着急,希望儿子尽快娶妻也好圆了亡妻的遗愿。若是风儿喜欢那位言姑娘,他也好做这个月下老人。

“那位言姑娘冷得很,不易亲近。她的态度,令女儿感到讨厌。”

“风儿对她如何?”他问。

“哥哥倒是挺担心她的。”

叶文风拿出一个白瓷瓶,说这药有疗伤的功效,便要让她吃一颗,可言颜却没有接。

“身体要紧,你不接受我为你的运功疗伤,便接受这药吧。”叶问风劝道。他不理解,她为何如此固执?

言颜并未接受,也没有任何的言语。她已说过她无碍了,便不必再多言了。

见她如此固执,他无奈的道了句“冒犯了”便强行将药喂入了她的口中,然后又放下瓷瓶,为她运功疗伤。

河边。

整个河边都是血,仿佛是遍地的红色花瓣。

文薇立在其中,眼中含着泪水。苏扬在四周看着,突然发现某样东西,他便走了过去。仔细一看,原来是支沾满血的红缨枪,他便捡了起来,不禁叹道:“果真是把好枪!”虽然,被鲜血覆盖,但他仍能辨出那枪身与枪头的材质。

文薇听到后便转过了身,果然见他手中有把红缨枪,于是便连忙过去。

玉手轻轻抚摸着枪身,她的眼泪也终于掉了下来——这是她兄长的枪!

可这满地鲜血,还有一把遗留下来的枪,像一把匕首,重重地插在了她的心头上。

苏扬似是明白,却也不知安慰她什么,便掏出一条帕子,静静的为她擦去眼泪。

风云山庄。

言颜突然吐出一口鲜血,这可吓坏了叶问风。

她双眼紧闭,秀眉紧蹙,看样子情况不太妙。

竹屋。

“多谢陆姑娘这两日的悉心照料。家妹独自一人在外,在下实不放心。故,欲别了陆姑娘,前去寻找家妹。”丁文说道。他这两日以来,一直都在担心妹妹。他甚至不知道,此刻的妹妹,是生是死。

“丁公子重伤未愈,如此出去,若再遇上那些人,丁公子又该如何逃脱?”陆凝香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