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娘子会整容,夫君别过来!》娘子有喜 夫君 求不约 免费下载 娘子会整容,夫君别过来!YD

更新时间:2020-01-02 00:11:27

《娘子会整容,夫君别过来!》娘子有喜 夫君 求不约 免费下载 娘子会整容,夫君别过来!YD 连载中

《娘子会整容,夫君别过来!》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萧小月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孙嫔,南家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萧小月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娘子会整容,夫君别过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孙嫔,南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消息传到景慈宫时,原本因为萧十七兀自写的合离书让沈皇后脸色难堪外,这会儿,更是恨的牙痒痒的。 “这些贱人,一个个都不让本宫省心,...展开

《娘子会整容,夫君别过来!》免费试读

消息传到景慈宫时,原本因为萧十七兀自写的合离书让沈皇后脸色难堪外,这会儿,更是恨的牙痒痒的。

“这些贱人,一个个都不让本宫省心,桃珠,去,明天之前,无论用任何手段,本宫都不想再听到关于孙嫔活着的消息。”沈皇后抬起狠戾的双眸,看向桃珠。

“是!娘娘”桃珠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娘娘,要不要奴婢出宫将萧十七给办了?”梨珠自告奋勇地建议道。

“只要南院首倒了,她还算个什么东西!”沈皇后不屑地说道。

“娘娘是说?”梨珠双眼咕噜的一转,心里有了计较。

“胆敢在本宫的眼皮底下救人,这个院首也该换一个听话的了。”沈皇后说着,眼里歹毒的狠意让人不寒而栗。

整个后宫都把持在她的手中,前朝的事虽然她不能过问,但凭着她的手段,弄死个把人,还是很轻而易举的!

东越皇朝瑞丰二十八年七月初九,一大早宫门大开,一队人马飞奔而出,疾驶向住在卞邺城,城北的太医院院首南府。

大半夜从宫里回到家中休息不足两个时辰的太医院院首南诠,带着全家老小,迎接了这当头一棒的圣旨。

闲公公后来说了些什么,他都没听清楚,他只知道,他的手术很成功,母女平安,孙嫔的腹部缝合的很完美,早就止了血,如果没有意外,今天早上孙嫔应该就会醒来,孩子虽然早生很弱小,但很健康,养过一段时间就和正常孩子没什么区别了。

这样的医术已经是他这么多年来做到的最好突破,怎么可能会失败了呢?

这才两个时辰不到,他走的时候,还好好的!

“南院首,接旨吧!”闲公公看着南诠双眼空洞地看着远方,有些不忍,但这是皇上交给他的任务,他必须完成。

“闲公公,孙嫔娘娘和小公主在我父亲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才多大一会儿,怎么就没了呢?”南院首的儿子,在太医院任职的南岑南太医急急地寻问道。

“孙嫔娘娘是因为伤口裂开失血过多而亡,小公主是因为不足月生,呼吸不稳憋死过去了!”

闲公公刚一说完,南院首不由大怒道:“一派胡言,孙嫔娘娘的伤口老夫都给缝合上了,血也早已止住,小公主虽然身子弱,但很健康,如何能呼吸不稳?”

闲公公一惊,这些事情他都不清楚,难道里面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但破腹取子一事,太过骇人听闻,本来皇上要的只是保住小公主的性命,现在是两人都丢了性命,皇上如何不怒。

“南院首,你们快收拾收拾离开吧!因为这件事皇上震怒,能保住一家人的性命已经很好了,每个人收拾一些衣物就此离去吧!”闲公公也很是无奈。

南诠对着闲公公拱了拱手,转身,对着一家老小心痛地说道:“老夫一生痴迷于医术,却不曾想临老了,还要带着一家子过颠沛流离的生活,老夫愧对南家的列祖列宗们!”

“爹!”南岑叹息了一声。

“爷爷!”南岑唯一的儿子南锦,看着这样的爷爷,很心痛。

“老太爷!”南家的家仆们齐声喊道。

“走,我们回家去!回我们的老家!”南老太爷说完大步向着他的院子走去。

有些东西不能带走,那就先藏起来,万不能落入有心人之手,特别是他研究了大半辈子的破腹取子之术。

很快收拾完毕,南家除了爷仨主子外,还有南岑的夫人何氏,以及三位都议过亲的小姐。

特别是二小姐今年年底是要嫁人的。

就这么离开,却不知这婚事会不会有所变动。

五辆马车,前三辆坐着主子们,后面两辆坐着不愿离开,要随主一起回乡的婢女小厮们。

大家只是收拾了两套换洗的衣服,路过闲公公身边时,那些士兵并没为难他们。

就这样,屹立于南越国的几百年的医药世家南家,至此退出了京都卞邺城的舞台。

很多得到消息的至亲好友们,想要向皇帝求情时,为时已晚。

圣旨已下,再无更改的可能,何况,这个时候南家的马车已经出了城。

南老爷子带着一家人走的很决绝,他也没什么好惦记的,唯一的外孙女在昨天已经出嫁,他是亲眼看着萧十七上了花轿,现在南家出了事,也不会再连累到她了。

有他多年的老友沈家老爷子的照拂,想必十七应该会过的很好吧!

直到南老爷子离开,他都没想到,他以为过的很好的外孙女,已经被退了婚,还差点被贬为妾。

还沉浸在美梦中的萧家二房,得知了南家被贬的消息后,第一时间找到了大房当家主母,将还在破烂的小屋里睡的很沉的萧十七给拉了起来。

“你个小贱蹄子,这会儿再也无人给你撑腰了,快将昨天沈家给你的三十万两银票交出来!”大房的当家主母刘氏,亲自动手在萧十七身上摸了起来。

“给我滚开!”萧十七睡的好好的,冷不防被人给掀开被子就往身上乱摸一气,惊的她一脚踹向罪魁祸首。

“啊!你个小贱人,敢对长辈动手,反了天了!”刘氏说着一巴掌打向萧十七。

这时,站在一边看好戏的二房主母柳氏伸出一只脚,准备在刘氏将萧十七打了后,摔下来时,再补上一脚。

这样的事她经常干,对付萧十七,两人配和的非常默契,已经很是娴熟了。

不过今天要让她失望了,已经换过芯子的萧十七,哪里还任由这两人作贱。

不过就是两个内宅的大妈而已,她萧十七即使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也会借力打力。

在大房刘氏的巴掌即将到来之际,萧十七对着刘氏的肚子来了个回旋踢。

“啊!”一声惨叫,刘氏被踢倒在地!只是她摔倒下来时,正好被准备妥当的二房柳氏本能地来了一脚。

“啊!”这声更加的凄厉。

刘氏痛苦地倒在并不平整的地上,捂住腹部不停地呼痛。

“大嫂,你怎么了!”柳氏踢出那一脚后,暗道不好,给弄错人了,懊恼不已。

“弟妹,快,快去喊人来!”刘氏说着昏倒在地,将柳氏唬了一跳。

萧十七冷眼看着两个经常欺负她的伯母,没有占到便宜却惹了一身骚,真是活该。

好不容易要来的三十万两赔偿金,两个老不要脸的尽然好意思开口要。

这两个女人,经常将丫鬟小厮留在外面,只带了贴身伺候的大丫头在身边,却自己亲自动手整治萧十七,往往都是将萧十七打的遍体鳞伤才肯罢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